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生活都市- 命书 斗破卷
命书 斗破卷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这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日本做爱视频_性欧美牲交在线视频_一本dvd一卡一区]

地址发布页:

第一章  萧薰儿的选择
  
  正文内容:萧薰儿至今还记得,6岁那年,她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在一个漆
黑的空间,她摸黑找了很久很久的路,后来,她随着微弱的光芒找到了一本书,
闭合着发出幽蓝色的光芒悬浮在漆黑的空中。刻的是两个金黄的大字,命书。

  萧薰儿在找到命书后凭空听到了一段奇怪的话。「命书增有缘,汝为第一页,
请刻未来心上人,定成。」

  六岁时,萧不,古薰儿还没有认识萧炎,那时的薰儿在古神族的熏陶和魂族
的反複来往下,早已刻下了淡淡的门当户对的印子。

  薰儿最后在书写的正是「英雄」自那夜醒来,魂族的魂历就经常来往
古族,她们逐渐玩成了一对,那一梦深深刻在了薰儿心中,让魂厉的突然走近在
她眼中刻上了几分命中注定的影子。「命书是觉得他便是我的英雄吗?她想」

  当然并不是,8岁那年(我也忘了几岁了,海涵海涵emm),薰儿便为了
调查远古萧家是否还留有底蕴,被父亲送入了萧家。

  如今已快10多年了,今天萧族大典亦是萧炎哥哥的成人礼,薰儿对着镜子
整理着着装,打算在底下优美的给她的哥哥加油打气。

  魂厉的影子慢慢被薰儿埋在了心间,十年来,萧炎哥哥为她的暖床和无微不
至的关心,在这个众人都觉得她萧薰儿高高在上不可接近的萧家,他是薰儿眼中
萧家唯一的亮光。在薰儿眼中,萧炎已然无比的高大,除了莫名其妙被废掉的修
为和天赋。

  他,是薰儿眼中的英雄。

  它也相信,如果萧炎哥哥是梦中命书的那个白马王子,那幺他迟早能成长成
保护她的男人。薰儿,愿意等。

  想着,薰儿已是小步小步的跑到了大典前,一眼望去,时间正好,她的王子
萧炎哥哥,一手触碰在了石碑上,薰儿心中一紧,急急望去,梦中,今天是萧炎
哥哥恢複修为再展风采的日子,薰儿觉得,肯定会成功的。

  「斗之力,三段。」

  轻蔑的声音熟悉的再次响起,萧炎哥哥又像那日沦为废材时一样低落的走下
来,四周,浮起的是七零八落的嘲笑声。

  其实,除了薰儿,在萧家眼中,萧炎这个天才,已经完全陨落了。

  但薰儿相信萧炎哥哥,「萧炎哥哥这里来!」薰儿挥着小巧的手臂微笑着提
醒萧炎,薰儿在哪。

  多次失败而抹掉心气的天才萧炎,只有在薰儿清灵的铃音和美若桃花的微笑
下,才能找回微笑的模样。

  在众多嫉妒的眼光中,萧炎强振精神,来到了萧薰儿身前,话音也有点勉强。

  「薰儿,相信哥哥,不久,再不久,我就能恢複天赋,以后,一定……一定
能保护好薰儿妹妹你的。」

  「嗯」

  薰儿声音对萧炎已然那幺温柔,而只有薰儿自己明白,她对萧炎哥哥是那个
生命中英雄的认定,动摇了。

  成人礼了仍然斗之力三段的萧炎哥哥,作为古族的神女,薰儿当然知道,未
来想成为她的英雄,保护她,到底有多难。

  「没关系,薰儿愿意等。」薰儿怀抱着失落失神趴在她身上入眠的萧炎哥哥,
又想起了小时候给她的温暖,她微笑着摸着这个背负太多事的少年,眼中又複散
去了迟疑。

  看着趴在萧家明珠怀里的废物萧炎,周围目光尽是羡慕不甘,他们永远不明
白,一个废了的天才为什幺还能抱住一个闪亮的明珠。

  「我在魂族的时候就听说了薰儿妹妹你在萧家跟一个叫萧炎的小孩走的近,
本来厉哥哥没来前慌的一笔,以为真遇到难缠的对手了,要被薰儿妹妹你抛弃了
呢。」

  两个化翼飞行的强大老者带着一个刚成人年龄的男孩,落在了大典中央,男
孩正是魂厉。

  魂厉看着紧揽着薰儿的像个死狗一样累到睡着的萧炎,太久没见薰儿也太久
没抱薰儿的魂厉,真心有些羡慕。

  不过,想到了萧炎那宛如凡人的斗之力三段的成就,他不禁如定心丸在喉,
胸有成竹。当然,即使是个天才,他魂族魂厉,又怎会不如一个跌至凡尘的萧家
天才呢。

  「薰儿,家父让我转告妹妹,古叔叔跟我们魂族已经达成共盟,做了一个对
我们来说的大好事,薰儿要听嘛。」

  萧薰儿擡起了凝视着萧炎的俏脸,仿佛听到了极熟悉的声音,一楞一楞的回
神看着大典中央。

  「魂厉哥哥」薰儿有些惊喜的道「薰儿妹妹,10多年未见,哥哥都以为被
妹妹忘了,这不得了好消息立刻往这个不毛之地赶。薰儿妹妹你看。」

  魂厉似是炫耀又似有所指的张开了斗气翅膀,得意的道「薰儿妹妹,哥哥糅
合了我族神级血脉,现在已是斗王巅峰的人物啦,至少在这个不毛之地,魂厉能
保护的薰儿妹妹不伤一条秀发。」

  保护两字,意有所指,却确像魂厉所想那般,轻轻的扎入了薰儿的心扉。

  萧薰儿不禁癡癡的望了望熟睡的萧炎。

  「薰儿好想,萧炎哥哥你,也能好好,保护薰儿呀。」

  魂厉看着薰儿癡癡的看着他眼中的废物男子,一脸窝气,「薰儿妹妹,不是
哥哥没提醒妹妹,这家伙的实力,就能当你的一个侍卫,都是不可能被古叔叔同
意的。」

  薰儿一听,苦笑着发现,确有其理,那个坚守着的萧炎哥哥是命中注定的英雄的认
定,越来越不坚固。

  「但魂厉哥哥不一样啊,」

  魂厉看着大典下被他带来的侍卫和他的斗气所吓的不敢出声的萧家众人,轻
笑道「魂厉哥哥,18岁斗王巅峰,斗皇只差临门一脚,身后是和薰儿妹妹并列
的强族,门当户对,7,8岁那年,更曾有些私定终身的幼稚时光。」

  魂厉说着说着眼中流露出泪滴,又哽咽道「薰儿妹妹你都,为了这样一个英雄?忘了嘛!」

  「英雄嘛?」,薰儿眼中泛滥了波光,「魂厉哥哥,还记得当初薰儿妹妹说要嫁
给大英雄的事情嘛。」

  薰儿再一次想起来曾经和魂厉哥哥玩闹的一幕一幕,想起来曾经门当户对的
傲气,曾经只想被这世界最勇猛的英雄保护的矫情,她看了看怀中只知道靠着她寻求安慰,一事
无成的萧炎哥哥。

  心中的那个认定,似是,裂痕了。

  魂厉也看出了薰儿的动摇,作为通过关系对薰儿十年来早有耳闻的他,来时
就已做全了準备。

  「薰儿妹妹你知道嘛,魂厉哥哥回去后,一直向着父亲倾诉妹妹你的好,你
的美,你那冠绝当世的神级血脉,你那七窍玲珑的美丽心思,我跟父亲下定决心
一定要娶妹妹你。」

  魂厉激动的往后挥了挥手,「薰儿你看,这是父亲对我的肯定,规格最高的
斗尊族老为我护卫,为了配的上薰儿妹妹你,魂厉哥哥我吃了十年的苦,才终于
继承了我魂族的神级血脉。」

  「薰儿妹妹,你关于英雄的话,魂厉一直记得呢,你能……让小厉,」

  「娶你回家,为你成皇嘛,小厉早已修炼好了功法,可以为薰儿你破身而不
泄神脉甚至更进一步,小厉这一身神级血脉,都是为薰儿你準备的啊。」

  薰儿听着魂厉的话语,露出来极度不可置信的脸色,「为什幺这幺好。」

  陪了两年的魂厉哥哥一点也不像整整十年陪伴的萧炎哥哥,他为了一句傻话,
竟花尽心血,準备了整整十年,而她的萧炎哥哥。

  薰儿玉手抚摸着她萧炎哥哥熟睡的脸庞,「是啊,萧炎哥哥,总是想着给我
眼前,不给,没怎幺想过给,也没有什幺能力能给薰儿以后呢。」

  薰儿想着眼中不禁滑落了水晶般的眼泪,泪珠清澈,如同十年与萧炎的所有
过往。

  在一一回蕩。

  「能给我短暂的现在,陪不了我往后未来的人,会是白马王子吗?……」

  最大的疑问,终是在薰儿心中落了根。

  但魂厉,招还没尽。

  「薰儿妹妹,小厉已经成功了,我族已经同意了我把神级血脉献给妹妹你的
提案,父亲愿意出让魂族在外的八城作为薰儿妹妹你的聘礼。」

  「古叔叔也欣慰的表示,把妹妹你交给哥哥我,很放心,小厉这次来,正是
来接妹妹你的啊。」

  薰儿仔细的听完了每个词,隐隐约约,薰儿在魂厉的描绘中,像是看到了她
小时候,所能想到的,最美的未来,薰儿又怎能不动容,不感动。一个已废的想
法在薰儿心中重新浮起。

  「魂厉哥哥,是上天为我送来的白马王子吗?」

  「是吗?」

  恍然间,薰儿回忆起来他们的初次见面,薰儿拉着父亲的手经过魂族,做客
的她肆意胡闹,落入了魂湖,父亲都还没反应过来,傻乎乎的魂厉哥哥就扑入水
中,救她上岸。

  然后,那两年他们经常嬉闹,谈了好多好多未来,做了好多好多年少无知后
来脸红的羞羞的事情。

  而后来,薰儿就来到了萧家,萧薰儿翻遍了十年来所有的记忆,她看着萧炎
那温柔的目光逐渐暗淡起来。

  因为。

  薰儿发现,除了一些羞羞的事情,孩子般玩闹的取暖之外,萧炎哥哥,从未
给过什幺。

  无论是星辰大海,还是眼前响欢,除了一瞬间的欢喜,薰儿手中,没找到一
样,萧炎哥哥给她的实实在在的东西。

  「萧炎哥哥,能是那个保护我一生的英雄吗?」

  疑问的程度,越发加深了。

  那个认定的坚固,仿佛已满是裂纹,就差,最后一敲。说来,就来。

  「薰儿。」话音中,魂厉已是满脸温柔的飞到了薰儿眼前。

  「小厉知道妹妹在这里,认识了一个把妹妹照顾的很好的小男孩,但薰儿妹
妹你也明白吧,他只是个小男孩,他不知道外面世界有多大,他不知道他有多渺
小,他更不知道,斗之力三段,要不是他家族的特殊情况,一生,也不可能见到
薰儿妹妹你。」

  「妹妹,放弃那小小的幻想好嘛,前面的路,后面的十年二十年百年千年以
致永远,魂厉哥哥,都陪着你。」

  薰儿看着走近的魂厉,面容越发清晰,那从小英气的脸庞在10多年的磨砺
下多了愈加多的男人的印记。

  似是一块宝玉,已然雕琢着器。

  「这种感觉,是他嘛?」

  薰儿她真的,死心再动,梦境重回了,有一个认定,在稳固的缓缓筑成。

  最后一击。

  「小厉知道这个小男孩遭了一些变故,失去了本就弱小的天赋,小厉特地从
魂族宝库中带来了七品魂愈丹,当做他陪我家薰儿的回报,给他服了丹药,过两
天,我们留恋完这个薰儿妹妹住了十年的美好住所,妹妹就随我回去……」

  「成婚好嘛。」

  薰儿心中,又对着自己重念了一遍。

  她怀中的萧炎被魂厉缓缓擡起,安稳的摆在了地上。随之,魂厉那厚实的肩
膀,狠狠的给了十来年没见的薰儿一个大大的拥抱。

  厚实的男子味,朝气蓬勃的脸庞,不计较情敌甚至还为了薰儿妹妹帮助情敌
恢複修为天赋的宽大胸怀,一点小事都记心里十年一日的去完成的魂厉哥哥。

  那里是这个只知道睡觉的萧炎哥哥所能比较的呢。

  好像萧炎最亲密最温暖我的那件事情往粗俗里讲,也只是跟薰儿睡觉呢。

  薰儿回想着,怔怔的感觉有些可悲。随着那心死熟睡不起的萧炎哥哥的一阵
鼾声。那一抹对萧炎哥哥英雄的认定。

  完完全全一片一片的碎裂了。

  薰儿呆呆的看着高大的怀抱着她的骑士,英雄魂厉,静静的用玉手环围着愈抱愈紧。

  「魂厉哥哥,明天,就明天,薰儿妹妹给萧炎哥哥餵完这最后一颗魂愈丹,
就回去,……就回去。」」

  薰儿说着说着,脸颊通红的笑了起来。

  「就回去跟魂厉哥哥你,……完婚。」

  「一切都听薰儿妹妹的。」

  十多年的努力,花光心思的準备,用心良苦的告白,只为了一句完婚,魂厉
流下了夙愿得偿的泪水,今天,他最开心。

  看着地上睡的像死猪一样的萧炎,他知道,这个所谓的情敌,明天就会明白,
有些敌人,还没看到对手,就会带走,你昨日最亲最爱的女人。

  不对,魂厉感觉自己想岔了。「明明是我和薰儿妹妹先认识的,这小子才是
第三者,要不是为了薰儿妹妹觉得我宽容,我就是一刀……」

  在萧家大典里,众人享受到了羡慕到鄙视的快感,前脚还能抱着他们永远不
能奢望千金的萧薰儿的萧炎。

  一觉睡完,就全失去了,要不是来的人物太大,他们个个除了那闷气的萧族
族长,恨不得个个笑出猪叫。

  「不对……,等等,按大人物的意思,明天这小子该恢複天赋了??」

  那瞬间,萧族小生,都想起了曾经被支配的恐惧。

  在薰儿和魂厉紧紧相拥后来还觉得不够变成长吻的这一天里,那个漆黑的空
间,第一页再一次翻开,萧薰儿的名字闪闪发光,后续的白纸显现出了四个大字。

  薰梦半成。

  第二页跃跃欲开,现出了最末尾的一字,似是,仙。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更新.